首页 与女列车员的那些情事 下章
第12章
 我见婷婷这样刺阿娇,真害怕阿娇再掀被子,马上说:赶快上岗吧,我这和婷婷说说怎么对付到着班的事呢阿娇又往里坐一下,说:再坐两分钟,那边没事,今天没来监察…

 在往里坐的一瞬间,阿娇的手故意向被里伸了一下,手指碰到了我的子上,差点摸到

 我一动不敢动,阿娇似乎觉察到什么,诡异地冲我笑笑,站起来对婷婷说:好好休息吧,别想那么多…

 出门时带上了门…

 我那一下就软得不行,婷婷低低的笑,我:还笑,说,差点没…

 婷婷探过头来小声说:没事,我就是想看看她怎么办…

 我:你不害怕呀…

 婷婷小声笑:不怕,也不是我光着…

 说完,坐过来,在耳边小声问:没事了吧,软了吧…

 我:摸摸…

 婷婷咬着耳朵:不摸了,到此为止,告诉你,本来我也没想做,就想用手帮你解决一下,记住,我还没和哪个男人结婚呢,你不能搞…要负责的…

 我笑:那还…

 婷婷:你不有需要么,帮你解决还有毛病了…以后没这好事了…

 我想再摸摸婷婷,但感觉婷婷没有那意思,没敢,毕竟不如和飘雪那么亲近,再说,婷婷说的对,她还没结婚,万一搞出什么结果来,不好…

 没想到,第一次以车长身份出乘就这样不堪地结束了,车到着后,副队小于立即来电话通知,让我到段路风监察科班。

 我一想还是那个什么副局打电话的事,领了婷婷和雯娜还有大波去班,婷婷一路上开始磨叽:大不了下岗,我正不想干了呢,调**段,人家一天没事做…哪象咱们,象头狗…象狗一样,还挨修理…

 到了路风科,一看好象三堂会审,主管领导孟段,尤其是老炮队长、书记也着脸坐着呢,再看什么路风、安全,NND,坐了一排,正疑惑间,大段老黑进来,看看我和婷婷,劈头面无表情地说:把事情经过说说…

 我只好如实汇报…

 刚说完,大段老黑阴沉着脸一顿损,特别有几句话让我听了心寒:别以为你是大学生就哈不了,低不下头,能干就干,不能滚蛋…说完,待孟段分析处理,走了…

 我差点钻进桌子下面…

 大段老黑这个人在S客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谁家孩子不听话,一说老黑,孩子立即不哭,钻进大人怀里躲起来…

 老黑人如其名,手下近万号人,都知其脾,所以想弄个车长者络绎不绝其道…老黑一到过年过节不敢在家,害怕门被挤破,后来才知其有代理…老黑以决断着称,撤职中层以下干部绝对只是一句话,想不用哪个车长,就是一个字:滚!劳人科长立即下令,发配云南…闲话少说。

 分析来分析去,我只好从自已身上找了十条毛病,一条条说给在坐领导,最后孟段要求我和婷婷每人写份检查路风科,扣发当月生产奖完事…

 最后,队长老炮和书记各自做了检查,说时不停地看着我,眼晴里发着光,让我心里一阵阵发凉…好在完事后,老炮在走廊里对我说:回去吧,段里处理完了,队里就不处理了,孟段说你是第一次,给个机会…

 我长出一口气,还没有让咱滚蛋,至少没有捏死这个小官,是大段发了善心,还是孟段进了好言,我细心观察,感觉还是孟段给做了工作,否则,根据历史规律来看,别说大段,就是队长也能一句话捏死俺这个车长啊。

 走出机关大楼,忽然想起以前和飘雪飘时某段一个叫沧海皇上的老兄说过的一首诗,真是真实描写了铁路职工的心声啊,是这样地:投身铁路英勇无畏,制服一穿貌似高贵,其实工作极其琐碎,为了生机吃苦受罪,一年四季终疲惫,考核‮试考‬让人心碎,白天现场晚上开会,不能息夜不能寐,工资不高还得税,请客送礼自己破费,诚惶诚恐诺诺唯唯,旅客投诉照死赔罪,点头哈就差下跪,货主反映对号入位,请君入瓮自认倒霉,大点事反复开会,班分析只认不对,接检查让人崩溃,陪吃陪洗找人陪睡,一年到头加班受罪,权益保护全部作废,提速加心力憔悴,自知命苦暗自落泪,分分秒秒不离岗位,逢年过节家人难会,抛家舍友愧对长辈,身在其中方知其味。

 再想想大段和老炮的态度,客运领导的指示,又想起沧海皇上老兄说的一句话:满腔热血把技学会,当了工人吃苦受罪,急难险重必须到位。

 检细修终疲惫,领导说话回回都对,工资不高还要税,从早到晚比牛还累,一三餐时间不对,一时一刻不敢离位,下班不休还要开会,接检查让人崩溃,天天学习不懂社会。

 闲话少说,走到孟段办公室门口时,孟段一改先前严肃,朝我笑笑示意进来,我进了屋,她反关上门,笑说:这点事也没什么,别往心里去,以后再遇上就当孙子,多说好话,这也是经历,也是经验哪,我当过车长,知道,大段没在基层干过,不了解…

 我差点掉了泪,知我者,孟段也…

 外行管内行是典型标志,尤其是领导,只要你有门路,只要你有经济基础,是个人就能当领导,坐在那指挥你,让你服服帖帖的,而真正掌握业务的,只能做个附属,象孟段,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老大虽不懂,但老大要求只一条,就是牺牲职工利益保证老子官帽,不论如何不许你出事,出了事就修理你,没有客观,不讲条件,不行就拿下,威权高于职工,领导重于泰山,官帽倒一切…

 我一直说:对不起,孟姐,你提拨我,第一次就砸了…实在对不起,不知该…

 孟段笑盈盈地看着我说:不用,没事,别多想,以后就习惯了,现在大领导要求严,下面也不好干,大段不严厉点,你们就更不象话了,你第一次也不错了,还有比你差的呢…

 听孟段一说,我心理舒服点,孟段笑:下个班我填乘,跟班看看你,没事的,回去休息吧…

 出了机关大门,婷婷和雯娜过来追问孟段说了什么,我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回家吧…

 雯娜走后,婷婷和我走了一段,忽然看着我说:我想好了,不想再干了,想调*段…

 自从和婷婷有了亲密关系,虽然不是ML,但还是有了行为那一刻,我觉得有点对不起飘雪,但婷婷没表现什么,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让我既高兴又失望的…听她一说,我还真舍不到,莫名的感觉。

 还没等我说什么,婷婷努努嘴,我一看,是飘雪来接我,正扶着摩托车,婷婷有点不自然,和飘雪简单说几句打车走了,飘雪偷偷地看我问:我看你们俩怎么有点不自然…

 我:没呀,让我们写检查了,不舒服…

 飘雪笑:感觉有点不对…

 我笑:哪不对…

 飘雪:你送我回家吧…明天咱俩见,今天有点累。

 我想:车上说好了,要让我好好享受享受的,怎么就走了,肯定是心里不舒服,自从和飘雪有了关系,渐渐的感知了她的脾气,所以有这样的表现,我也习惯了。

 第二天,九点正,我在家里正想飘雪怎么不来信呢,这时手机一亮,短信飞来:宝,起来晚了,有点累…吻你,正梳装…一会再联系…

 我立刻回信:好,吻你,宝贝…

 飘雪又来信:咬你那,别回了…

 九点五五分,飘雪信来了:我已下楼,你在月月咖啡屋等我,见面说…

 我立刻出了单位大门,来到月月咖啡屋一个隐蔽的单间等她,这是我俩休班时见面的秘密地点,因为飘雪她老公有时也在家,去她家就不方便了,每月飘雪给老板扔100元,随时用,有时多有时少,老板也识我和飘雪,好在这事这年头也没人当事,所以乐得个收入,还为我们痴男怨女提供了幽会场所…

 十分钟,飘雪一身白色运动服旅游鞋,骑着摩托来到小屋,一进门就抱住我的脸啃了两下,笑着说:想你了,疼不?

 我捏一下飘雪左房,说:不疼,没你那天咬的疼…

 飘雪极低在在耳边说:真,没干够啊,今天还让你干,怕你不行…

 我那动了两下,终于没有站起来…

 唠了一会闲嗑,飘雪说老狗,如何如何烦他,说要是他不挣钱,早就踢跑他了,跟我跑了…

 我看着飘雪眼晴问:如何跟我跑啊…

 飘雪低声:我夹住你,你上哪跟你到哪…

 我啊啊两声,飘雪捂住我嘴,笑得合不上嘴,不过没出声,因为早晨咖啡屋人少,声音大了服务员能听到…

 说了五十分钟,飘雪抱住我,极低极地说:*我一下吧,五分钟就行,今天也算让你用了,你别S…让我感受一下你那顶我的感觉…

 说完,把门反锁了,窗帘拉了拉,遮住了半个屋,于是,飘雪拉着我来到遮挡住的一边,褪下运动和里面白色的衩至小腿…

 得感谢飘雪呀,要不是飘雪做好前序,里面S了,我是进入不了的…但Y度仍不高,?没办法,只好又勉强做了,虽飘雪只努力帮助,但我那还是出来了…弄了二十分钟吧,我实在力不从心,收起飘雪也提上子,摸摸我的脸,安慰我:宝,你已经了不起了,连续做战啊,能进入就不错了…

 我立刻吻飘雪一下:宝贝,谢谢你,今天也算有了,虽然没S,但感觉真好…飘雪笑着说:明天让你用…多吃点,准备好体力,宝,我随时为你敞开着…  M.suDuXs.COm
上章 与女列车员的那些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