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女狩猎者 下章
第十章
 “请问你是…”我在女警身前停下。看着英姿拔的女警。如果说沐玉清让我惊,那么这个女警给我的印象就是冷眼。

 “我是沐玉冰,嘉欣的大姨!”女警视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是不屑。

 我微微一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温文尔雅,谁让这个女人是嘉欣的大姨呢。

 不过我并没有这样想就算了,同时我还在暗自说道:“臭三八,总有一天我要你像你的宝贝姨侄女一样,成为我林浩云的女人。”

 “阿姨,你找我有事吗,嘉欣的事我和她妈妈已经说过了。”我想提醒一下这个骄傲的女警。

 “你真的不会再找嘉欣了?”女警看了我一眼,转身朝公园里走。

 我看着沐玉冰的背影,心里盘算着她这么问的原因。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沐玉清停下脚步,侧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我,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难不成你想离开这里?”

 我快走几步,跟上了沐玉冰的步伐,很不屑地说道:“我既然已经来了,有必要离开这里吗?”

 “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沐玉冰问着我。

 “我只能将对嘉欣妈妈说过的话再对阿姨你重复一次。”我眼珠一转,“我只能向你保证暂时不找嘉欣,但是…”

 “但是什么?”

 “我是真的很爱嘉欣的,所以即便现在我不找嘉欣,以后我也会找她的。”我虽然有退让但是没有把自己的后路完全断绝。

 “如果嘉欣来找我我可不负责。”这一句话我只是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哼…”沐玉清冷哼了一声,在她看来我只是在玩嘉欣的感情,要不我决不会回答得如此干脆。

 “我这次来找你主要不是为这件事,因为嘉欣的事她妈妈已经和你达成协议了。”沐玉冰这个时候才说这个话。

 “那你还找我出来!”我发现这个沐玉冰真是很无聊,语气也壮了不少。

 “嘉欣的事虽然暂时结束了,但是…嘉欣今年才十五岁,你已经毁了她的一生。”沐玉冰转过身,冷冷地看着我。

 “我们是相爱的。”我再一次肯定地说道。

 “哼…我不想再和你争执这件事,我这里找你出来只是想提醒你一点,嘉欣的事我就不再和你计较,如果你以后再去欺骗别的女孩,就不要怪我。你应该知道我的职位的,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样。”沐玉冰不耐烦地看着我,“你的眼睛看着哪里?”她看到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她身后,对我心不在焉的模样很气愤。

 “那几个人是不是找你的啊?”我看着从阴暗处走到灯光下的几个身材魁梧的人对沐玉冰说道,那几个人从一开始就盯着沐玉冰。

 “你不要东张西望,我说的事你不仅要听进耳朵,而且必须用行动来证明你,否则…”沐玉冰停住了,因为她感到背后有人遮住了自己的灯光。

 就在沐玉冰准备转身的时候,我不轻呼了一句:“小心!”不过一切都晚了,沐玉冰的身体摊倒在了她身后那个人的怀里。

 “你们是谁,你们知道她是谁吗…”我对站在我身前的五个男人说道,由于他们都背对着灯光,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的面容,咽了咽口水,声俱厉地说道。

 “嘿嘿…”我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怪笑,刚准备转身,只觉得脖子后面不一阵刺痛,神经就开始错,精神开始迷糊。

 我慢慢倒了下去,只看到一个人站在我身后,手里拿着一个注针筒。

 “你们是什么人?”我用尽全身的力声音依然很是细微。

 “大黑,你怎么不拉他一把,要知道这小子这么跌倒在地会引起别人怀疑的。”一个犷的声音埋怨道。

 “嘿嘿…三哥,你搂着的是个美女自然心了,怎耐这个家伙是个有尾巴的家伙!”大黑如此为自己辩解,我晕了过去,不是因为被注了神秘体,而是因为这个大黑。

 ----

 我感到一股强烈的灯光照着自己,便迷糊糊地睁开眼。

 “大哥,这个小子醒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甩了甩头,这才看到身前有坐着一个人,肥头大耳一脸油光,肥厚的嘴叼着一雪茄。这个人背靠在桌椅的靠背上,两脚架在茶几上,他也正看着我,脸上还出开心的笑容。不过他的笑容让我想到了一个形容词:猥亵!

 “我这是在哪里?”我转头四望,挣扎着从坐了起来,“你们为什么要绑我,我家没有钱的,各位大爷放过我吧,我会感激你们一辈子的。”

 “小子,你别挣扎了。”站在那个大哥身后的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得意地看着我。

 我很乖巧地不再挣扎,毕竟现在自己的手被反绑在身后,对这些人的目的我还不是很清楚,自然不敢去得罪他们。

 “小黑子,让你去抓沐玉冰这个货,你怎么把这个小子也带回来了?拉出去,做了!”那个大哥看都没看到,嘴里缓缓吐出烟圈,毫不在意地说道。

 “大哥,沐玉冰在中山公园好像就是等这个小子,所以…”小黑立刻为自己辩解。

 “嗯…”大哥眼中闪过狠。

 小黑立刻住口,额头渗出冷汗。他本想为自己辩解,但是现在他才想起大哥的怪异的个性。

 看到小黑向我走来,对“做了”我自然心领神会。我神色慌张地说道:“大哥…大哥…你要找那个臭婆娘的麻烦再好不过了,我也正被她烦着呢。”想到刚才这个肥头大哥对沐玉冰的称呼,我只能抓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哦…你怎么得罪她了?”那个肥头大哥眯起眼,微笑地看着我。

 可是小黑似乎因此而停下脚步,已经走到我的身边。我知道我现在被拉出去一定会比死还惨,谁让这个家伙自己不开眼得罪了肥头大哥呢——他一定会把气撒到我身上。

 “我怎么得罪她啊,大哥你是知道的,她可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就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得罪她。”我立刻作出胆怯的表情。果然这些家伙是知道沐玉冰的身份的,他们在听到我刻意强调的“公安局”三个字的时候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臭小子,我大哥问你话呢!”小黑一脚踹在我肚子上,完全是在打击报复。

 好汉不吃眼前亏!

 我弓着背,慢慢地坐直了,对身前那个肥头大哥点头哈地笑笑,“大哥,其实我和这臭婆娘没有什么啦…只不过…也就是昨天我把她十五岁的姨侄女给开苞了,所以…”

 “哦?”肥头大哥眼睛猛然睁开,“是吗?”

 “是啊…大哥,你知道的,这个臭婆娘的姨侄女是我同班的同学,人长得很标致,所以…嘿嘿,我就把她给…”我立刻笑着回答道,“因此这个臭婆娘便假公济私,查到我家的电话,让我出来和她碰个头,让我去公安局自首,说什么未成年犯罪量刑不会很重的之类的话,大哥你说我会去吗?”

 肥头大哥没有回答我,只是侧头瞄了一眼身后。他身后立刻一个男人弯下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看到肥头大哥满意地点点头,我心跳频率也正常了不少。

 “不会的。”肥头大哥很肯定地说,“这个货最近一直在主持侦察老子的案子…”

 “怎么,难不成这臭婆娘也想让你去戈壁荒滩?”我虽然知道这个肥头大哥没那种命,但是还是装地说道。

 “呵呵…”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我也尴尬地陪着他们笑——果然是一帮亡命之徒!

 “老子要是被抓了,就没机会去戈壁荒滩劳动改造了。”肥头大哥把脚从茶几上移开,雪茄在烟灰缸里来回按转了几下,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我,“她想让老子吃花生,老子只能先把她给宰了!”

 不对,肥头大哥好像不是看着我,而是看着我身后。我也本能地转过头,我地妈啊,没想到这个肥头大哥也信奉基督教啊,在我身后居然立着一个十字架。

 不过…不过十字架上不是耶稣,而是沐玉冰。

 沐玉冰嘴里着一团布,嘴是鼓鼓的;她背靠在竖着的木板上,两手被绑在两侧,‮腿双‬也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沐玉冰眼杀机,直直地视着肥头大哥。

 唉,一个完全不懂得权衡变通的女人,“大哥…你…你不会是想把她给杀了吧?”我努力平缓自己的心情,但是声音还是颤抖不已。

 “怎么,她不是也找你的麻烦吗,所以…”我看到肥头大哥眼中出狡猾的神色,暗自叫道:“不好!”

 “我们几个兄弟决定让你亲自动手。”肥头大哥还真够狠的,居然要我这么清纯的少年杀人。

 “大哥,这…”我迟疑起来了,脸色很苍白。

 “有问题吗?”肥头大哥微笑地看着我,但是我却感到自己如芒在背,笑里藏刀就是说他这种人的。

 “没…没有!”我立刻肯定地回答。

 肥头大哥使了一个眼神,小黑弯下身,很快将我的双手解开,“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末了还对我说一句,不是关心,而是威胁!

 我拿着手里的雪亮雪亮的匕首,慢慢地向被绑在十字架上动弹不得的沐玉冰近。很奇怪,沐玉冰从一开始就盯着肥头大哥,眼中充满傲气,似乎不清楚终结她生命的人是我,似乎不清楚生命对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大哥…”我把手垂下,转过身看着那个肥头大哥。

 “怎么了?”肥头大哥把视线从沐玉冰脸上移开,不满地看着我,“我现在给你机会,让你有机会出气,你还有什么条件?”

 “大哥,我觉得这么杀了这个臭婆娘让她太轻松了。”我立刻媚笑着说道。

 肥头大哥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你有什么看法就说吧!”我立刻走上前,看到肥头大哥身后所有人都把手放进了口袋,我立刻把匕首丢到地上,他们才松懈下来。

 “大哥,我听她姨侄女说,这臭婆娘这些年来一直是独立把女儿抚养长大,身边一个男人都没有。你也看到了,她的姿、身材都很出众,这样杀了她是不是太可惜了啊?”

 “呜…”一直没有挣扎的沐玉冰这个时候不安地挣扎起来,双眼瞪着我。

 “呵呵…你这一说这货就立刻发起来,那你就上吧!”肥头大哥侧头说了一句:“去拿个DV,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把这个连死都不怕的货和男人苟合的场景全部拍下来。”

 “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尖,很难想象这样的美差事会落到我头上。肥头大哥人是肥了,小自然很小,但是他身后还有一帮弟兄啊!难道他怕被自己的跟班小弟们比下去,这才把机会让给我?

 “大哥…”肥头大哥身后的人都郁闷起来。

 “别说了!”肥头大哥一抬手,制止了小弟们的讨论,他微笑地看着沐玉冰,笑道:“沐局长,你既然不怕死,所以我不准备让你死了;你那么洁身自好的人,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任意凌辱,我会把这一切都拍摄下来的,以后如果大家都各走各的,一切还都好说,否则——互联网的作用是不可以被小瞧的。呵呵…”

 我走到沐玉冰身前,看着她起伏的口,冒火的眼睛,转身对肥头大哥说道:“大哥,你看…臭婆娘这么被绑着,我似乎很难…”

 “嗯!”肥头大哥轻唤一声,小黑走了过来,嫉妒地看了我一眼,就从地上的木箱里拿出了一个注针筒,将里面的体注进了沐玉冰的身体,这才将绑缚着沐玉冰的绳子解开。

 “哼!”他退回到了肥头大哥的身后。

 我低头看了一眼摊倒在自己脚边的沐玉冰,再看了一眼肥头大哥,以及他身后注视着我的人,尴尬地笑笑:“大家是不是回避一下?”

 “小子,你就开始吧,你现在只要让这个货发就可以了,至于我们,你完全可以当我们不存在。”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能硬着皮头上了。

 我看着地上的软弱无力的沐玉冰,看到她眼的眼神不是愤怒而是害怕——怪不得肥头大哥刚才允诺不会杀她,原来有时候死对一个人来说并不是最不好的结局。

 我张开腿,跨坐在沐玉冰的小腹上,两手按在了她的双上,隔着衣服开始起来,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好满、好拔,嘉欣的子和她大姨比起来果然还是有差距的。”

 “呜…”沐玉冰想挣扎,可是全身无力,想叫喊,可是声音根本发不出,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把舌头伸进她的口腔,在里面着她的唾

 我用舌头在沐玉冰脸上着,我轻咬她的耳垂,用舌尖在她的耳上轻点,用很细微的声音说道:“阿姨…你现在要完全配合我,我尽量不会伤害你,一会儿我们趁他们不注意再…”

 沐玉冰身体一颤,很显然她明白了我的意图。

 “啊…”沐玉冰一声惊呼。

 肥头大哥看着我的双手紧紧捏着沐玉冰的,情不自地咽了咽口水,他轻轻说道:“要不是老子不想在这个臭婆娘身上留下任何证据,老子就上了。”说完,他转过头,看到所有的小弟都看着我和沐玉冰,便咳嗽了一声:“咳…咳…要是你们上去了,这个DV就会记录下你们,要是你们现在过去,那个货身上就会有你们的数据,那个时候你们别说大哥没帮你们。”

 “是…是…是…”所有人匆匆应答了一句,都看着我,他们的手也不自觉地摸向间。

 没想到这个肥头大哥还有这般心机。

 我吻着沐玉冰的额头,吻着她的嘴,双手也在不停地捏着她的头,“阿姨,疼痛有没有让药效功能减弱啊?”我的嘴含住了她的耳垂。

 沐玉冰只是无力地任我侵犯着。  M.suDUxs.COm
上章 母女狩猎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