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锈拐 下章
第二章
 室内只有板仓洋一买来的、桌子、餐具和几本书,我愈来愈感到寂寞。

 换上睡衣后我躺到上准备睡觉,将意识集中在咖啡杯上,我和咖啡杯的界限逐渐变得模糊,咖啡杯及想要看另一个我,其中不一个我且中不知道含有什么崇高的意境,我决定和咖啡杯上的影像打招呼。─已经一个礼拜没去上课了。─这样啊…─亚纪子和真实子她们还好吧?─说到亚纪子,和她在一起的男友,两人因为无法生下小孩而去堕胎,他背地里好像跟水子在交往。

 ─咦?能不能说详细一点?─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玄关的门铃正好响起。─喂、是板仓洋一,我要去开门了。

 我打开门时,拿着花的板仓洋一一睑愉快的表情站在那边,这个表情我从没看过。“我想你没有花,而且又寂寞吧?”板仓洋一将花在窗户边的花瓶里。

 “好漂亮喔!”看着花的我喃喃自语,板仓洋一这时突然抱着我并亲吻我,我非常意外,但,没有那种讨厌的感觉,于是就这样让他抱着。

 “我今天想吃你煮的料理。”板仓洋一看着我的脸说。

 “嗯、咖哩,好不好?”我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睑。“好啊!你要做咖哩给我吃吗?”

 听到板仓洋一的话,我心想,我只是个年轻的小女孩,这像恋人一样抱着我的男人,我却没有和他上过

 如果他今晚对我提出要求,对我来说,有种被开玩笑的感觉。板仓洋一正吃着我做的美味料理。“这个星期天…”“咦?”“一起去看电影好吗?”“嗯,好啊!”“你有没有想要看的电影呢?”“有啊!我有点想看“蝙蝠侠和罗宾”这部电影。”板仓洋一微笑地点着头。

 “电影的蝙蝠侠系列,全部看完了吗?”“嗯,看过录影带。”“这样吗?”

 “为什么呢?”“啊、蝙蝠侠的导演“提姆。巴顿”你知道吗?”“不知道!”“我是他的忠实书迷。”“这个提姆…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提姆。巴顿,他的电影要怎么说呢?整部电影充满奇怪的东西,很悲惨!对于幸福的我而言,这电影居然让我感到全身足,虽然,在精神上觉得很畸形。”

 听到他说“全身足”时,我想到先前看到的那女孩,顿时感到一阵心,咖哩饭都吐了出来。

 “不要紧吧?”板仓洋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着我的肩,当我闭上眼睛时,眼睑内映出那少女的影像。

 “你怎么了?”“我想到之前那个女孩。”我天真地说着,板仓微笑着说∶“牙子的感受特别敏锐喔!”

 我一边冲澡一边想着板仓今天抱着我这件事,我半年前和同年级的神野幸太郎做过爱,现在已经不是‮女处‬了,如果跟板仓坦自,不知他是否会介意?

 他如果知道我不是‮女处‬,会不会将我杀了呢?正这么想时,我回忆起那女孩的话。我是你的玩具…我是你的玩具…我是你的玩具…我不是板仓洋一的玩具。

 我用手摸着股间,那边现在还很干。“牙子,还没吗?”板仓洋一说着。

 “快要出来了!”板仓洋一今天突然想抱我。这样想时,我的心脏叹通噗通地加速跳动。

 我到底有什么奢求呢?是板仓洋一的身体吗?是板仓洋一的老二吗?不是的!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其贯我…存在的望,也许能给我什么价值吧?

 那么,板仓洋一能给我什么呢?当我看到肥皂缸上另一个自己的那一刹那,感到很吃惊。─板仓洋一能给你什么呢?─不知道。─你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有特别的存在意义吗?

 ─特别…我从来没想过,我恨平凡啊!─以后会怎样呢?─以后…─以后吗?─让你看看以后的我。

 我拿起肥皂,往墙壁上丢去,跑出了浴室。我仰望着模糊的天花板,出寂寞的表情。“怎么了?”睡在旁边的板仓洋一,脸朝着我心声地说。

 “我母亲…有说什么吗?”“你想听什么呢?”“因为我有点在意。”“不要去想比较好,你母亲已经把你贾给我了。”“但是…”“但是?”“她是我的妈妈,我的亲人啊!”“是啊,妈妈是亲人。”“卖了我是为了钱,不是吗?”“你母亲可能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吧!”

 “是吗?”“是吧。”我变成麻烦了吗?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但发觉时,已不自地靠在板仓洋一前哭诉着。

 板仓洋一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背部,我抱着他,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我们去巴黎吧。”板仓洋一突然这么说。

 这是我开始新的生活"后正好一个月的一天早上,直到今天我都还没跟板仓洋一做过爱。“耶?”我反问他。“巴黎!我想牙子没出过国吧?”“嗯。”“那么就这样决定吧!我的公司大概会有一个礼拜的休假。”“没问题吧?”

 “即使总经理不在,公司也会很有规律的运转下去的。”说完话的板仓洋一轻轻的亲着我的脸颊,就从我的别墅"出发到他的公司。

 我走到阳台凝视着那辆黑色宾士开走,板仓洋一他有家室吧?

 我想自己有点惊讶,虽然已经过一个月了,也没听板仓洋一说过有关子和孩子的事,于是我决定到板仓洋一的公司去看看。

 我穿着粉红色的连身洋装,戴着遮帽后就出去招揽计程车。“请问要到哪边?”“麻烦到K贸易公司。”

 计程车沿着湾岸的高速公路走下去,大楼整齐的并排着,阳光透过窗户反出令人眩目的光芒。

 第一次看到K贸易公司的宏伟大楼时,我有点吃惊。出入这栋大楼工作的人一定是一的人才吧!一的人才?太无聊了吧!大楼的窗户上映出另一个我,跟我说着。

 ─你所说的一人才的基准是什么呢?─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人类一出生就不可能有绝对平等的,─板仓洋一是一的人才吗?

 ─我不知道。─那么,你呢?─你好吵喔!赶快消失!我穿过大门来到柜台前,柜台小姐微笑的询问我。

 “光临!请问要会客吗?”“暧…麻烦请找,板仓洋一。”“是…总经理吗?”“是的。”

 “对不起,请问你有预约吗?”“啊,我…是板仓洋一的女儿。”

 “请稍等一下。”从总经理室的窗户俯看东京的景,一片灰蒙蒙的“好惊讶!牙子怎么会突然来了呢?”板仓洋一坐在沙发上,点着香烟说话。

 “我想要来看你工作的地方。”“对我这么有兴趣吗?我好高兴耶!”“有兴趣…吗?”“对吧?所以特地来到这里…”

 “耶?”我回头看着板仓洋一的脸。“今天有个很有趣的舞会,牙子要不要也一起去呢?”

 “舞会?”“会是个非常愉快的舞会哦!”“那是怎样的舞会?”“来了就知道。”板仓洋一站起来拿起桌上的听筒,按了电话按钮。

 “今晚和T公司总经理的饭局,告诉他我有要事无法出席。”黑色宾士在世田谷的高级住宅街边停了下来。

 “来吧,这边下车。”眼前有栋红瓦的大建筑物,这么豪华的家里面,住的是怎样的人呢?“牙子,进去吧!”板仓洋一在门前向她招手。

 “我想牙子也一定会喜欢的。”板仓洋一说完就按着通话器。“是的、请问是哪位呢…”透过话筒可以听到女人的声音。“我是板仓。”

 “请稍待。”听到叩的一声门就打开了。板仓洋一走在往玄关的小道上,玄关的门打开,可以看到一个穿着和服的四十几岁女人。

 “板仓先生,好久不见。”那女人的脸上刻着好几层皱纹,她注意到这位年轻的女孩。

 “这位小姐是?”“啊、是我的女儿,叫牙子,请打个招呼。”“我叫牙子。”我跟她点个头。

 “我叫和泉百合子,请多多指教。”自称是和泉百合子的女人出温柔的微笑。板仓洋一和我走在很长的走廊中,最后停在深红色的大门前。“这里是!”我问着板仓洋一。

 “这里是举办舞会的场所。”板仓洋一周很平稳的语气回答着。和泉百合子打开门请我们进入。

 室内的墙壁涂着紫红色,像嘴一样的深红色沙发,奇特歪曲变形的椅子,桌子很随兴的摆放着,这种不协调的感觉绝不会让人有好的心情。“还有谁没来呢?”板仓洋一说着。

 “你们比较早来,舞会要到晚上九点才开始!”“今天的客人有谁呢?”

 “现在还在闭室内。”“闭室吗?这好像是大正时期的东西吧,我觉得只有这个家还停留在那时期。”  M.suDuXs.COm
上章 锈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