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锈拐 下章
第十章
 “为什么叹气呢?”佳也一转头,就看到古川站在那边。他那神经质的表情还是没什么改变。

 “不、没什么事。”“工作还习惯吗?虽然只是第二天而已。”“是的,还可以…”佳也含糊的说着“老实说我不太清楚你的工作,听会长的意思,好像工作内容很不适合我去做。”

 “古川先生…你真的不清楚我的工作吗?”“不、我大概可以想像。”这些话让佳也嘛了一大跳。“唉,最初还不是什么都要做,但是我想应该是泡茶、泡咖啡之类的杂事。”“耶?”

 “唉呀,抱歉,难道不是吗?”“不是的,我什么都要做…”古川好像真的不知道佳也的工作内容。佳也手指着古川拿的文件来说。“这是…”“嗯?这个吗?”古川从文件夹中拿出文件来翻开说。

 “这是我现在做的,全部设备的概要。”“全、全部设备吗?”“你有兴趣吗?”“不、不是的…”“啊、这样吗?那很遗憾。”于是古川就将资料收进文件来。

 “因为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话的古川急忙的下了楼梯。佳也目送着吉川背影,这时会长室的门打开了。是和惠小姐。“会长在叫你。”“是、是的。”看到和惠可怕的表情,佳也大概可以想像到被叫的理由。

 “越中先生呢?”“啊、他…”“不用说我也知道,算了,你也可以。”“是的。”佳也和和惠一起进入会长室。

 ***“啊!好舒服!好舒服喔!”在会长室里面,佳也想像中的事已经展开了。和惠紧握着佳也的老二,并跨坐上去,将那灼热起的老二入自己的私处中。

 我想和惠的私处,应该不会擦上,可是却答答的。因为这样,佳也那生气的钢在没有任何阻碍之下,滑溜溜的在和惠的私处来回的穿梭着。

 “嗯!”和惠坐在佳也的身上烈的上下扭动着,小弟弟在她秘道里被紧紧的包围住,烈的快就在身体内奔驰着。因为一点也没有松懈,所以佳也很快的就出来了。

 “和惠,再更烈的进攻他,让这小子马上再活过来一次,如何呢?”“是、是的,牙子小姐。”牙子在会长室椅子的某处坐了下来,静静的在那边办公。

 “啊、啊嗯!”和惠的扭动,比刚刚更烈。不、不仅仅是在扭动而已。在和惠身体内有股灼热感,她的壁正强烈且紧紧包住佳也的东西…他觉得有那种感觉…“嗯、嗯…”佳也不发出声音来。

 “啊、我要去了,我要去了!”和惠的动作更加烈。好像已经到了痉擎的地步。佳也也是一样,已经到最高的极限了。“啊!”从佳也的家伙出灼热的玉来。

 “唉呀!唉呀!”和惠反过身仰躺下来。佳也的玉不断的从和惠的秘部出来。由于佳也再次的,使得和惠的秘道反应更加感紧绷,让他的快更加强烈。

 “已经可以了,你先下去!”在佳也完全空白的脑袋里,可以听到牙子微弱的声音。但是,佳也有好一段时间却只能躺着而无法动弹。h有一天,佳也站在会议室前等候,他没注意到门已被打开了。

 过了一会儿还是这样,于是和惠拍拍他的肩膀。“好忙喔!已经有一段时间无法跟你聊聊天了,如果方便的话,你先到那边好吧。”

 和惠的眼神往大厅的沙发飘去。“我知道了。”佳也说完,和惠就静静的跟他点个头,打开会长室的门进去了佳也坐在沙发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唉声叹气呢?你好像倦勤了十年一样。”佳也一回头,就看到越中站在后面。“没有、我没有啊!”佳也说着。“什么?你敢跟我顶嘴吗?”“我只是不喜欢…”

 “你很讨厌耶!”越中突然重踢佳也的小腿。烈的疼痛使得佳掉下泪来。“喂喂!你不要将哭泣的原因,推到我身上喔!”佳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越中摆好架势。

 “什、什么?你敢打我!?”佳也紧握右手拳头颤抖着。“你敢打我!来啊、打打看啊!”佳也的拳头往越中的脸一击。越中惨叫着,就这样倒了下去,鼻血不断的涌出来,滴落在地毯上。

 “你打我…你殴打我…”越中用手背擦着出来的鼻血。一我要跟会长说,要跟会长报告,把你这小子给开除!”和惠发现外面的动,立刻从会长室飞奔而出。“你们两个!会长在叫你们!”“越中、你、开除!”牙子用冷冷的口吻说着。

 “耶!?”越中有如呆子一般,嘴巴张得大大的。“为什么是我?是我被打耶!你瞧、我鼻血了,为什么还对我这样!”“你给我住口!”牙子说着。“我已经受够你了,好了,请你马上给我出去!”

 “那、那…”“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我不想叫警卫,你明白吗?”“畜、畜牲…”越中瞪着佳也,一边哭喊一边冲出会长室。“啊、这…”佳也小心翼翼的对牙子说。“什么事?”“为什么我…”“因为你是我可爱的啊!就是这样。”

 “…?”“和惠,你来当佳也的对手,让他舒解一下。”“是的、会长。”和惠用着毫无抑扬顿挫的口吻回答。佳也的背部突然传来一阵寒意。

 “啊!好舒服!”和惠全身赤的跨坐在佳也的身上,不断扭动她的。牙子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人的痴态。

 “好了,我已经看厌了这种普通的作爱姿势!”牙子用手托着腮靠在桌上说着。“耶…”于是和惠停止扭动她的部。“和惠,你那已经松弛的秘道,可能已经无法让佳也的老二足了吧?”牙子这样的说着。

 “不、不会的…”牙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我更舒服一点!”“啊、啊啊!”和惠烈的叫着。牙子从抽屉中拿出好像是药膏的东西,涂抹在和惠的私处。“这个药效果很好喔!”

 牙子的话还没说OK,和惠私处的爱已经有如瀑布一样的涌出和惠开始自己的部及扭动部。“快、再深一点,我那里已经不再松弛了!”“给我!快一点!快一点!”

 “我要去了!”和惠的呻声继续升高着。牙子用右手拳头入和惠的私处。佳也看的目瞪口呆。

 那样大的东西入那么小的地方…和惠因痛苦而出恍憾的表情。而和惠烈的扭动部,好像要让牙子的右手再深一点。

 这时的和惠的眼睛几乎快翻白眼了,从她口中开始出口水来。“如何呢?和惠、很舒服吧?”牙子说着。

 “好、好舒畅。再、再用力一点!”牙子的手用着超快的速度,在她秘道中出入着。和惠享受这种烈的快,几乎要登天了。

 “果然很艰难!”牙子叹了一口气。***“佳也!你不在吗?佳也!”可以听到会长室传来牙子的愤怒声。

 平常都坐在大厅沙发的佳也,慌张的站了起来,马上开了会长室的门进去。牙子皱着眉头站在那里,和惠站在她对面。“你叫我…吗?”佳也小声的说着。

 “和惠突然说要辞职。”牙子用很冷淡的口吻说着。“啊…”佳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你认为呢?”“耶?”“你认为这位姑娘为什么要辞职呢?”“这是她自己的意思…”牙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对啊!这是她自己的意思!”“是的,我是这么认为。”佳也说着。“因此,辞职不准。”牙子这样说着。

 “耶?”“我想,和惠如果没有我的话,是不能活到现在的。”佳也沉默以对。“现在就证明给你看。”牙子猷牙裂嘴她笑着。

 “唉呀,牙子小姐…什么…”被牙子扯掉内,扳开大腿的和惠害羞的说着。

 “好!就这样静静的不要动,我马上就让你飘飘仙飞到云端外。”牙子拿着注入和惠的秘道里。“我、我只是想要辞职而已。”“你认为我会允许吗?”“那么…”

 “不会的,你的身体应该不会想要辞职的,我会用这个药来证明!”“啊、好痛喔…”“不要动,马上就会让你感到很舒服!”

 “啊、啊啊…”一这个药呢,有大幅增加的效果。”“啊、我的身体…好热…”“如果越强,效果就越大。”“快入…我的秘处…”

 “对、这样才对,佳也你给她。”于是佳也掉衣服,一躺到上,和惠就弯跨坐在它的身上“好舒服、好舒服、实在好喔…”

 和惠一被佳也的老二入,就如发狂似的扭动着。她将自己的衣服撕裂,用力的抓着自己的部。这和平常的和惠不太一样。她因为药的效果而变成烈的之女。

 “如何呢?和惠,到现在还想要辞职吗?”“要…请让我…辞职…”“你这个顽固的女人!”牙子用着舌头着她。她再取出一只注针筒来。

 “你现在再说,还想辞职啊!”牙子说完话,就握住注针筒往和惠的部戳下去。“不要…啊…”一注下去和惠就凄厉的叫着,更发狂似的扭动着部。

 “好厉害喔!”牙子感叹的叹了一口气。和惠用自己的手往部和私处抓,好像要把它撕裂一样。

 “啊啊!”突然,和惠的动作停了。数秒之后,和惠的身体慢慢的好像崩塌一样软瘫在上。而且,就这样一动也不动的瘫在那边。

 “和惠…”牙子摇着和惠的身体。但是她连动一下都没有。于是牙子抓着和惠的手腕把着脉,又在她的脖颈地力触着。

 接着牙子大大的摇着她的脖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死、死了吗?”佳也惊慌的问着。“已经死了。”牙子毫无表情的说着。

 “那么…”佳也不由自生的靠到和惠身旁。“和惠小姐…”  M.suDUxs.COm
上章 锈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