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28回
 姜老师还在不管不顾的耸动,项国忠按住姜老师骂道:“你个货,没个够是不是?货,迟早给老子戴绿帽子!”姜老师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老公已经了,听着老公的骂声也不敢回嘴,似乎是被骂习惯了。

 只是默默的起身,打来热水给两个人擦拭身子。项国忠骂完了扭头睡着开始打鼾,姜老师将自己的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后,叹了口气,就要上炕睡觉。我灵机一动,想试探一下姜老师的反应。

 就故意把起的青筋暴从内拿出来,然后蹬开被子赤直刺姜老师眼底。我明显听见姜老师了一口凉气,她上炕轻轻喊了我两声,我装睡不理她。

 姜老师放心的凑过来看我,“好大的巴呀,狗儿这个小魔星,以后不知道祸害多少女孩子!”说着要给我盖被子,我装着鼻子的样子,鼻子。

 然后抓住了几下,出油红发亮的大头,继续装睡。姜老师在旁边不动了,静静的躺在我身旁,我感觉她好像一动一动的在自

 就眯着眼一看,果然姜老师两条腿死死夹着伸到部的手,嘴里压抑的呻着,眼里居然出了两行清泪:“我真的是个坏女人?我是个坏女人…我是个坏女人。我要给你戴绿帽子…那我就坏女人好了…”

 我听不太懂姜老师的话,就凑过去向靠近听清楚,结果没想到忽然顶到了姜老师的股,她浑身一僵,不动了!

 我暗叫不好,心里拿项国忠占二姐便宜打气,一不做二不休,你欺负我二姐,我你老婆。一横心,把巴冲着姜老师股沟就伸进去了,一把搂住姜老师,抓住她的贫不放。

 姜老师死命想挣扎开,却哪里争得过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半大小子,又怕多疑暴躁的丈夫发现,急的六神无主,只能嘴里说我:“狗儿,快住手,不能这样,快住手…”

 我在姜老师耳边说道:“桂芬姨,我刚才听见了,你这么多年受苦了…”姜桂芬挣扎的力度小了下来,我继续在她耳边说道:“桂芬姨,我叔打你还怀疑你,你还这么照顾他,你人真好!”

 其实我很长时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仅仅说了两句不疼不的话,姜老师居然就从了我,其实后来我才想明白,姜老师这么多年其实已经攒了很多怨气。

 再加上深更半夜一个血气方刚大小伙子在耳边娓娓诉说情怀,雄荷尔蒙加上夜深人静的惑环境,还有丈夫还在身边睡觉的刺报复心理,使得姜老师就这么从了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上辈子我就是情圣,几乎每一个被我看上的女人都会因为各种巧合和因缘被我弄上的死去活来,似乎我每一个选择都能让她们差的忽略伦理、年龄、性格的差距。

 而对我死心塌地。言归正传,这个时候的姜老师已经被我的气息拨弄的意,多年来求不满,丈夫非打即骂的生活更是让她有种报复式的快。于是,她的抵抗弱了下去,我一下子把她身子扳过来,姜老师“啊”地惊叫了一声,双手本能地护到了前。

 我暴地扯开了姜老师的双手,一对白晰的子一下跳了出来,虽然不够大,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拔、满,尤其是那两颗粉红色的鲜头,让我恨不得一口下去。

 我也了几个女人了,可就算上三个姐姐,我也没有见过这么鲜头,真不知道这些年项国忠都是在当太监吗?我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马上伏了下去,咬住了一颗头,贪婪地起来。

 右手趁机探入了她的带里,用力一扯,头就被褪到了下,我坐起身来,抓住老师的头,用力地往下拉,姜老师自觉地把股抬了起来配合我的动作,整条长一下就被我拉了下来,出两条修长的大腿。

 天啊…姜老师的腿比白天看着还要白滑润,皮肤泛着光泽,在灯光下甚至有些耀眼的光芒。

 两条大腿紧紧地夹在一块,我死盯盯地看了她的长腿几眼,咽了下口水,马上又弯下去,抓住了她身上仅存的那条红色底,就在这时候,姜老师忽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双手,着气,和我对视着,眼神中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我轻轻俯下身子,稳住她的嘴,手指隔着内蒂上不停的爱抚。姜老师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温柔。

 不一会儿就丢盔卸甲,任凭我把她的内剥了下来,出一簇漆黑整齐的,我从来没有这么庆幸,我鼓起勇气把姜老师了。要不然,我从哪儿找这么人、这么靡而又清纯的呢!

 是的,姜老师不同于我看过的任何一个女人,她最靡的销魂却总让我想起清纯这个词语。

 太干净、太纯洁、太滑,颤巍巍的由于豆腐一样,似乎一动就会破,隐藏在小里的蒂如同二月剥笋,新鲜无比。

 掰开出里边的动的褶包裹着望深处分泌的,整个部都透出一种粉清滑的惑。我掰开姜老师两条大腿不由分说埋头在那片销魂蚀骨的泥泞地中。

 看着吹弹可破的皮肤,我小心翼翼的用嘴轻轻含住两片。啊!好似光溜溜的小鱼一样,居然散发着一股醉的香味。我爱不释手的玩着她整个部,找不到任何一处发黑、脏的地方。

 甚至连大腿后边与界处那两片最容易发黑的股地,都鲜可口,引得我用舌头贪婪的舐的女人的私密之处。到兴奋处,甚至掰开姜老师的两瓣白,用嘴使劲儿她的眼,尝到的都只是肥皂的香味。

 天啊…这个女人把自己打理的像个瓷娃娃一样!期间,姜老师手一直着我的巴,已经完全起,硬的像是烧红的铁一样,姜老师被我‮弄抚‬的呻连连:“狗儿…吧…”我巴硬的生疼,坐在姜老师间,把她两条腿使劲儿分开,大头顶向她娇的鲍鱼蕊心。

 红的发紫的大头,发黑的丸和,衬托着姜老师的白闪烁着靡而又童真的意趣。我是在忍不住下手,仿佛只要进去就会破坏这个美的和谐。我疯狂的吻向姜老师的,姜老师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下身:“吧狗儿…怎么不了…是不是嫌老师太老了…”我连忙亲了姜老师两下,说道:“不是,老师,你的了,我的巴和你的小一比,有点自卑,不敢你,怕弄坏你了!”

 姜老师扑哧一笑,看我的眼神更加的温柔,似乎还闪着泪光。是啊…也许我是唯一一个这么呵护心疼她的男人吧。姜老师轻轻的起身把我到身下,一只手着我铁一样的巴,说道:“好狗儿,老师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狗儿心疼老师,怕老师疼,对不对?”

 我嗯的点点头。姜老师轻轻地把头在她上摩擦,“可是老师喜欢狗儿我,老师的就是再,要是没有进来,是不是也没用?”我疑惑的说:“老师,你的太白太娇贵了看着,我不敢动。”  m.SUduXS.coM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