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36回 腿软而已(全书完)
 梨花婶的里边出了很多的水,顺着她的肥到炕上,人极了!梨花婶突然起了,双手向后按在炕上,借着力疯狂的部,合我的

 “哦…”梨花婶夹得紧紧的,我也忍不住开始呻,“婶子,这是我你还是你我呢…婶子…好…好…”梨花婶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坏狗儿…婶子你…

 婶子的让你烂了…婶子死你…使劲儿…嗯…使劲儿婶子的…”就连风的大姨都没有这么过,“啊!”我再也受不了了,用力的身,炎热的一下就涌而出!

 “啊”梨花婶的被我的滚烫的得叫了起来,里边的褶皱死命搐夹着我的不放,一股一股花浆从子深处出来。

 洒在我的头上,两个人一块到了高…我的持续了十几秒,当最后一滴也躰出来的时候,我一下瘫软在了梨花婶身上,两个人都累得够呛,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俩息着换气的声音。

 我费力的抬起头,看着身下这个女人,高的余韵让她的脸红润的惊人,散发出中年女人致命的风情,我咬住她的嘴,噙着梨花婶的舌头,感受着超越伦常的刺。梨花婶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发,应和着我的亲吻。

 嘴角还挤出点声音:“累了吗?小狗一样干起来不要命了…”我侧过头在梨花婶耳朵边吹了口气,皮疙瘩眼可见的泛了出来,梨花婶躲了躲:“…别动…”

 我在她耳边轻轻说:“累死我了,但谁让我有个欠婶子呢,累也得先把婶子的烂了再死…”

 梨花婶一辈子哪儿听过这种没羞没臊的话,趁着时候的情,她还能无意识的胡言语的话,现在平静下来被我臊的扯过被子蒙着头不敢看人。

 我想起来今天大姐、二姐就回来了,隔着被子搂住梨花婶:“我回家了啊…婶子,今天大姐二姐回来了,我得回去看看…”梨花婶闷声躲在被子里说了句:“去吧…”

 我看着梨花婶顾头不顾腚的样子,蒙着头,却把肥在外边,浓密的漉漉的贴在高高隆起的上,被我的张着小口的销魂着我进去的靡的景象让我的巴又迅速起。

 管他呢,再一次!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掰开梨花婶已经酸软的大腿,趁着里的水润滑,噗嗤一声破瓜而入,梨花婶大惊失,掀起被子急到:“狗儿…停。

 停下来…你还没干够…别了…伤身子怎么办?”我掰着梨花婶的看了看,真的是个耐的老,里边水汩汩出,壁没有丝毫红肿破皮的迹象,放下心来扶住了她的,开始用力地动起来。

 在我的大力弄下,梨花婶的息和呻越来越强烈,我的身体又飘了起来,幸好我已经有了控制的经验,几次冲动都被我忍住了。

 “嗯…狗儿…婶子不行了…不行了…”我看着梨花婶饥渴的样子,一股蹂躏待的冲动涌上来,也顾不上换姿势,整个人在她身上,两只胳膊从外侧把她两条肥白结实的大腿推到脯上。

 舌头叩开她的嘴伸了进去,两只手拽住她的头发,死死地把我们两个的身子铆固在了一起,发疯一样在她已经烂唧唧的里边全出,疯狂的干了几百下。

 梨花婶已经被我的飞上了天,连呻都忘了,只是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舌头津使劲儿和我纠在一起,两条大腿任由我摆弄着,大腿部的肥被电击似得抖成一片,里的膣狠命的咬住我的巴,“啊”的惨叫一声,“狗儿…婶子要死了…要死了…”

 梨花婶被我一阵猛干直接晕了,花心的热浆水一股脑到我的头上,整个人烂泥一样瘫软在我身下…

 我瞬间感觉梨花婶整个身子变得软绵绵的,像在一堆棉花上一样任我蹂躏,我顿时被这种新奇的感觉刺的浑身要爆炸一样。

 的频率瞬间飙升到了极致,小腹一阵发紧,我死死搂住梨花婶的身子:“婶子…我死你…烂你的死你…死你…”

 我只感到腹股沟一阵酥麻疼痛感,整个人第一次沉沦在这种疯狂的男女媾中,无意识的喊一句“死你”巴就使劲往的最深处捅进去一次,这么十来次把已经稀薄的水毫无保留的了进去…

 完后我无力地说了一句:“你好啊婶子,我迟早死在你的里边…”梨花婶眼圈一下子红了:“狗儿啊…以后别这样了,婶子已经是个不要脸的‮子婊‬了,以后你想什么时候,婶子都洗干净了给你。

 但千万别跟今天似的好不好?你要是在我身上把身子糟蹋坏了,婶子一辈子也过不好了…”我看着婶子的样子,心里很感动,可是手还是不停地话的到她的里边开始摸索,梨花婶“呀”的一声,按住我手腕说:“你非得死婶子啊!”

 我无奈的笑笑:“梨花婶,你看看我下边,根本硬不起来了,我今天就是想都没法了,我就是想抠抠你的,过过瘾…”梨花婶被我说的羞红了脸,不再说话,却自己主动分开大腿,让我扣摸的舒服。

 我抱着这个肥肥白白的女人,手指抠弄着她肥的里里外外,大拇指在肥大的蒂上打着转,几个手指伸进去感受着女幽膣道的紧缩柔滑。

 不一会儿梨花婶息声开始重,两条大腿夹住我的手不停的扭动,股顺着我的手指不停地耸动。“嗯…”梨花婶又开始叫起来,我看着她的样子。

 本来萎靡不振的巴又硬了起来,虽然还有点强度不够,但是入肥里边完全没问题了。

 我起身把她身子翻过来,四个手指全部入到梨花婶膣道里不停,大拇指抠住她的门不停的动,梨花婶股越撅越高,里边的白浆沿着我的手指到了大腿上,我扶着巴在她上磨了几下,噗哧一下了进去,“嘶…”的一声,这次不是

 而是刺疼,破天荒的被没事,我的巴却有点受不了无穷无尽的摩擦了,可是看看下这个撅着股,‮狗母‬一样趴着任我弄的女人,我又舍不得停下。

 咬咬牙抱住梨花婶的大股就要开始冲刺,梨花婶却反应了过来,一下子翻过身推开我:“狗儿…不行,听婶子的,再干你身子就毁了…”

 我巴说道:“婶子,我硬的不行,就让我再一回把…”梨花婶眼角发红:“狗儿,婶子就是个脏了身子的破鞋了,一辈子就这么交给你了,以后随便你怎么玩都行。但今天不行了”

 说着用衣袖给我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你看,你都一脑门虚汗了,这么小就虚汗,小心以后真的就再也硬不起来了,到时候,婶子就是掰开让你,你都不进去了…听话啊狗儿”我有点被梨花婶吓住了。

 本来就强弩之末的也耷拉下来,梨花婶看了看突然低下头凑过去,用舌头和嘴把我巴周围粘上的了个干干净净,边边说:“以后婶子这身就是狗儿的了,只要狗儿要,随时过来,婶子就是个不要脸的破鞋了…”

 我看着梨花婶,心里泛起一阵柔情,把她拉过来温柔的抱住,两个人难得的享受了一阵温存,一直磨叽到十一点多,我才依依不舍从梨花婶的上趴下来,一步三飘的从门口回家了。为什么不翻墙?无他,腿软而已。

 【全书完】  M.suDUxs.COm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